搬家

Breeze 发布于

中雨 湿冷
昨日搬家来来回回楼上楼下,跑了不知几何,头上的汗,是走了一批又一批。或许搬家是打工仔最大的伤吧,终于能理解他们不惜一切代价的买房感受了。 相对于收拾东西的痛和背负上巨额债务的伤,各取其轻了。 突然想到一个在论坛上看到的热议,说现在打工的人,跟旧中国的佃农并无区别,农民租地主的田,跟现在我们租房东的房,根本上没有任何变化,社会发展了,本质的剥削方式并没有改变,觉得还是有几分道理的。
我在忙上忙下的收拾,小狼在床上躺着,眼睑低垂,斜着眼看着我,我感觉它对我充满了不屑,所以我随后修理了它一顿,嗯,眼神好多了。
坐在货车里,手里抱着小狼,看着车窗外过往的云,和依稀闪过的稀疏人影,突然好想自己变成天空的一片云,或者一抹霞,飘荡在天空,自由,俯瞰天下。
今天感觉很冷,又飘着雨,这个天气,躺着在床上是最舒服的了,上洗手间的时候瞄了一眼隔壁没关门的小情侣,好像是相互依偎在床上,嗯,我也想抱个姑娘在怀里呀,缕着她的发,嗅着身体的芬芳,耳鬓厮磨的碎碎念。

年轻的时候,想着成为任何人。除了自己。愿意为了曾经的她倾尽所有,现在,只想做自己。